林居正:雪与丰年

林居正
2024-01-23
来源:国际文艺网

snowdrop-flowers-spring-flower-plant.jpg


雪与丰年

林居正


这几天,全国又一次大面积降温,不少地方普降大雪,有些地方因为大雪纷飞而逼停几趟高铁。说实在,多少年来,我一直盼望自己能与大雪纷飞来一场邂逅。今天凌晨,查看浏阳天气预报,我终于盼到了浏阳的飘雪,毕竟我在深圳生活工作三十余年,就根本没有见到雪。


我们知道描写雪的绝句,有杜甫的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,柳宗元的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以及卢梅坡的“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”,等等。


纵横两千年,古时文人墨客已经把“雪”写到极致,我们大体只能望洋兴叹,但是,文字是活的,我可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不同的的情感:


没有雨的单调

没有雨的无情

没有雨的冷漠

没有雨的忧伤

却是

雨的升华

雨的灵魂


以温柔与挚爱

以圣洁与信念

带给人间

祥和与希望

一片片

一朵朵

飞向人间

奔扑旷野、江河、海洋


心有向往身却无常

雾一程

在朦胧中飘零

风一程

在疯狂中起舞

迷一程

在痴迷中追寻

恋一程

附着在梅梢

守候绽放

匐匐在大地

坚定守望


因缘际会为业轮回

一世高洁无怨无悔


然而,刀郎的苍凉、悲壮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,就像踏雪留痕一样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:


2002年的第一场雪,

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,

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,

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。

2002年的第一场雪,

是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结,

你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,

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,

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,

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,

忘记了窗外的北风凛冽,

再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,

是你的红唇粘住我的一切,

是你的体贴让我再次热烈,

是你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,

是你的甜言蜜语改变季节。

今天是浏阳九运开局之年的第一场雪,我想,她必将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之中。然而,2023年刀郎风靡全球的《罗刹海市》的歌曲更让我们回味无穷:


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

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

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

河水流过苟苟营

苟苟营当家的叉杆儿唤作马户

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

那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

打西边来了一个小伙儿他叫马骥

美丰姿少倜傥华夏的子弟

只为他人海泛舟搏风打浪

龙游险滩流落恶地

他见这罗刹国里常颠倒

马户爱听那又鸟的曲

三更的草鸡打鸣当司晨

半扇门楣上裱真情

它红描翅那个黑画皮

绿绣鸡冠金镶蹄

可是那从来煤蛋儿生来就黑

不管你咋样洗呀那也是个脏东西

那马户不知道他是一头驴

那又鸟不知道他是一只鸡

岂有画堂登猪狗

哪来鞋拔作如意


在我的记忆里,半个多世纪福建老家总共只下了三场雪,其中,还有一场是珍珠雪,所以对于我来说,家乡的雪花飘飘异常珍贵和渴望。当然,在合肥、武汉、上海、天津等地上学时候,以及工作之后出差到北方,会偶尔见到雪。而我的欢喜程度,大家可以想象。

       

值得一提、记忆犹新的是,20世纪80年代初,有一年我留在大学过春节,刚好合肥温度降至零下12度,下了一场大雪,积雪大约20公分左右。大年初六那天,我们几个同学约到肥东赵同学家玩。真可谓 “从肥东到肥西,买了一只老母鸡”。赵同学家热情地“宰鸡”款待了我们。在返校的路上,我们兴高采烈地“不走正道”,却走在冰封的小河上,走着走着,不知动了那根神经,我调皮地一跺脚,结果冰雪塌了,棉鞋进入水中湿了。


到底因为年轻,我的脚也不觉得太冷。当然,我生来就是抗冷,记得有一次在俄罗斯的海参崴和哈尔滨冰雪大世界,零下40度左右,我也是仅仅穿着单皮鞋和羊绒衫,并没有抗冻的穿羽绒服,或者厚实的棉袄。相对于火炉与多雨的南方,说实在的,我是非常羡慕雪花飘飘的北国!


我想,许多南方人会与我一样喜欢雪,不仅仅是南方多雨少雪的缘故,更是因为毛泽东主席的诗词《沁园春 雪》的与无伦比的气势磅礴与潇洒豪迈!


北国风光,千⾥冰封,万⾥雪飘。

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;⼤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

⼭舞银蛇,原驰蜡象,欲与天公试⽐⾼。

须晴⽇,看红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

江⼭如此多娇,引⽆数英雄竞折腰。

惜秦皇汉武,略输⽂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

⼀代天骄,成吉思汗,只识弯⼸射⼤雕。

俱往矣,数风流⼈物,还看今朝。


记得 2015年前后,我和深圳市政设计院陈院长等几位朋友一起连续三次到南岳游览。其中,有一次南岳大庙的导游解说特别认真。她说,南岳大庙正门叫棂星门,棂星本叫天田星,二十八星宿之一,主管人兴国旺。汉高祖时命祭天先祀棂星,因此得名。神州大地少有建有棂星门的地方,意味着这里人才辈出,为国所用。


当然,湖南本来就是人才聚集的地方,特别是长沙岳麓书院培养无数英才。“惟楚有材,于斯为胜”不是浪得虚名,这块令湖南人骄傲了几百年的金底文化招牌,外人未免会觉得太过洋洋自得,可如果查看史料,你就会知道,这座静静的庭院实在是有这样的资本。单就清朝以来,书院便培养出17000多名学生,其中有:陶澍、魏源、曾国藩、左宗棠、郭嵩焘[、唐才常、杨昌济、程潜等。


清嘉庆年间岳麓书院大修,袁名曜山长为大门撰写对联,出惟楚有材句,让门生们应对,贡生张中阶对曰于斯为盛,终成千古流传的大气贵气霸气的绝对!


导游还特别介绍说,当年,江总书记在大庙的奎星阁戏台后对联前驻足几分钟,因为对联内容耐人寻味:

       

凡事莫当前,看戏不如听戏乐

为人须顾后,上台终有下台时

       

当时,我也很有感触,之后也不时回味。最后,她神秘地告诉我们,大庙正殿后,大约有四平方地方,一旦这里普降大雪,这一块小地方地气特别热,就是不积雪十分神奇,传说南岳大庙的龙脉所在。


据家乡的老乡说,文革后有一位来自江西赣州的大师,在我的老家住了一个多月,寻觅风水宝地。最后他没有找到宝地悻悻地离开。不过他留下一句话,这里今后可以出高官、巨贾、进士。但要找到宝地,只有等待这里下一场大雪,看哪里不积雪,宝地就在那里。因此,我深受启发。


后来有一天,浏阳青阳山道院要重建南岳行宫,我对唐道长说,南岳行宫就建在大雪天没有积雪的地方,方向可以改成壬山丙向。

       

以往看到网上许多人玩雪、拍雪的视频,真是十分羡慕。不过,想象这几天或者今年春年在浏阳和福州乡下老家,可以遇见一场大雪,再想想 “瑞雪兆丰年”,心里是暖烘烘的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40119113205.jpg



作者简介


林居正,笔名:海雨天风,福建福州人。从2022年9月起,业余在《国际文艺家》《中国精英文艺》《普希金国际文学艺术》等发表文章40多篇,其中,代表作《东海钟山赋》获“2022年十大年度桂冠精英奖”、《重阳节登宝胜山遐想》获2023全国第九届“重阳节”文学笔会征文“金奖(第一名)”、《在民族脊梁之上》获第二届孔子杯文学大赛三等奖,以及《钟鼎论道》获2023“魅力中国”当代诗歌散文大赛的“十大作家奖”。

阅读78
分享
网站声明
  本文为作者原创文章,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有违规或您认为该页面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处理。